讨债难点

  1

  派出所查明债务人邱国伟户口未注销,承办法官认为邱国伟在法律上并未死亡,不能追加他的儿子为被告。

  2

  如果继续将被告当成活人审下去,根据一事不再理的原则,原告无法等法院判决后就同一法律事实将被告儿子告上法庭。

  讨债官司打到一半,债主听说债务人去世了,钱还要得回来吗?

  债主面临的最大困难是,债务人家属未去派出所注销户口、办理火化手续,也无法取得医院的死亡证明,证明借钱者真的已经去世。不过债务人的弟弟在电话中向记者确认,他哥哥已在今年春节期间过世。

  多位律师称,如果借钱者的继承人想要规避债务,不去申请注销户口,债主就无法将他追加成被告,会让法院最终的判决没有执行的可能性。

  诉讼过程中被朋友告知

  被告因病死亡

  2019-09-18,邱国伟向朋友赵敬明借款50万元做生意。邱国伟写下了正式的借条,借条上载明月息为3%。

  银行流水显示,收到借条后,赵敬明在两天后通过银行向邱国伟指定的账户转款48.5万元(扣除1.5万元利息)。在借款期间,邱国伟陆续偿还约20万元利息。2017年12月,赵敬明在得知邱国伟生病住院后,多次索要借款,被其以“最近生意不好,治病也花了一大笔钱”等理由推脱。

  今年2月24日,赵敬明将邱国伟告到成都金牛法院,请求法院判令归还本金48.5万元及剩余利息42万余元。但在法院立案后,赵敬明却从多位朋友那里得知,邱国伟在3月2日就已经去世。经历诉前调解程序后,4月9日,赵敬明向法院申请追加邱国伟儿子为被告,在邱国伟遗产范围内承担清偿责任。

  赵敬明说,2月18日,自己曾去四川省林业中心医院去找过邱国伟。当时邱国伟的儿子邱宇告诉他,父亲是肺癌晚期,希望赵敬明帮着隐瞒,并表示自己帮父亲偿还债务,请赵敬明不要提及欠款的事情,以免惊动父亲。但此后赵敬明联系邱国伟一家却再也联系不上,到了医院发现对方已经不在。

  被告户口未注销

  法院按其是活人处理

  “如果被告已经死亡,可以追加他的继承人为被告,让他的继承人对债务承担清偿责任。”赵敬明告诉记者,由于派出所查明邱国伟户口未注销,承办法官认为邱国伟在法律上并未死亡,不能追加他的儿子为被告。

  4月10日,金牛法院向邱国伟发出公告:“因你下落不明,现依法向你公告送达起诉状……开庭传票。自公告之日起经过60天视为送达,并于举证期满后的次日开庭审理,逾期将依法缺席判决。”“人已经死了,他怎么来参加庭审吗?”赵敬明说,由于不知被告后来转去了哪家医院,也没法取得被告的死亡证明。

  5月28日,记者来到四川省林业中心医院,后台记录显示,邱国伟住内二科病区,在今年2月22日出院,但无法查到是否自行转去其他医院。“我们每天要接触很多病人,记不清当时的情况了。”内二科病区一位护士说。

  “法律上似乎存在盲区,如果被告的继承人想规避债务,就可以不去申请注销户口、办理火化手续,原告就无法将他追加成被告。如果继续将被告当成活人审下去,根据一事不再理的原则,我们不能等法院判决后就同一法律事实将被告儿子告上法庭,而且由于被告不是在执行阶段死亡,也不能申请变更被执行人。”原告代理人四川方策律师事务所律师郭刚说。

  “就算赢了官司,难道要向死人要钱?”赵敬明表示,他们多次联系过邱宇和邱国伟弟弟,但联系不上。

  截至发稿,记者未能拨通邱宇的电话,而邱国伟的弟弟则在电话中向记者确认,邱国伟在过年期间去世了。5月28日,记者根据赵敬明提供的线索来到邱宇住址,敲门无人应答,一位自称是住同栋楼一楼的女士告诉记者,三楼确实有姓邱的人住,但并没有听说有人去世,最近没有见到他们。

  记者联系上金牛法院,对方表示本案尚未审理宣判,不方便接受采访。